首页 >游戏杂谈

虐待幼童的老师请不要低估家长的愤怒

2019-11-09 12:44:15 | 来源: 游戏杂谈

近日,有家长爆料了上海携程托幼所“老师”虐待孩子的监控,这引爆了很多家长群。在公然的监控中,一名身穿黄衣脚穿白鞋的老师接过孩子后,除粗鲁摔打孩子的物品,更揪着小女孩的辫子往外推,孩子没站稳踉蹡着摔倒跪地,额头撞到小书桌。

在后半部分的监控中,大家可能好奇,“老师”往孩子嘴里塞的到底是什么?嘴里被塞了东西以后,孩子哭得更利害,频繁用手抹嘴,神情手足无措。

虐待幼童的老师请不要低估家长的愤怒

有家长看到监控之后,回家拿着在托有所拍摄的视频问孩子,“老师”给你吃过这种东西吗?什么感觉?孩子说吃过,感觉是:疼。

家长终究证实,“老师”往孩子嘴里塞的是芥末。而且能够确认,这么做的不止一名“老师”。

这种事情闻所未闻,哥也真是头一次,家长们愤怒了,因为很多人发现自己的孩子经常受伤。

虐待幼童的老师请不要低估家长的愤怒

还有的孩子诊断出了应激性障碍。

虐待幼童的老师请不要低估家长的愤怒

家长集体向托幼所讨要说法,当几位“老师”现身时,家长很激动,有几人冲上去就是一波撕扯。

一名现场有些哭到虚脱的妈妈说,她家孩子18个月上早教班,从来不会哭一整天,由于最近孩子哭得太厉害,她就去托幼所查了监控,看了两个半小时就看不下去了,“老师”不到半个钟头就给她的孩子喂了半管芥末。午睡时孩子一小时拉肚子六次,而且孩子撅着屁股等了十多分钟,老师才来给她换尿布,动作也非常粗鲁。

与家长的见面会上,涉事“老师”当场下跪求谅解,痛哭流涕说自己错了,只是家长不买账,由于有的家长怀疑自己的孩子除被喂过芥末,还被灌过安眠药。

目前初步的处理结果已出来了,涉事“老师”已被开除,携程公司深表歉意,表示将给予孩子及家属进行相关的体检和心理干预,确保将事件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,而且会尽快把监控视频安装到相关家属的手机端,并且公司会派人监督托幼所的管理。

说回来,这家托幼所还是携程公司自己掏钱特地设立的,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职工子女没人照顾的困扰。由于很多父母都是双职工,一般的托儿所下午三点就放学,这时多数家长都在上班,所以,携程投资400多万元,在办公楼开辟了一片800平米的场地,提供了5间各超过50平米的幼儿活动教室,还聘请了专业的第三方早教机构前来管理,服务时间为每天早上8点半到晚上6点半,孩子的放学时间与父母下班时间一致,对爸妈接送孩子来说也很方便。

设施很完备,而且每个月只需要2580元,在上海已算便宜了,起初的20个名额半小时就被抢空。

所以说,这个托幼所的初衷绝对是没有问题。初衷是美好的,只是履行过程中出了问题。

哥搜索了这家托幼所的历史,早在2016年初,托幼所正式设立,很多职工拍手叫好,但是在2016年的2月就被关停,上海长宁区的教育部门表示,虽然支持企业开办这类早教机构解决员工的实际困难,但是这家托幼所没有取得行政许可。

2016年4月,“携程亲子园”重新启动,这时候已经有了其他角色,官方的介绍是“经长宁区妇联牵头,携程公司与上海《现代家庭》杂志社旗下“为了孩子”学苑共同努力下,精心设计打造“妇女儿童之家——携程亲子园””。

长宁区妇联主席王秀红

《现代家庭》杂志社社长、总编辑纪大庆

敲黑板,托幼所的运营方是早教机构“为了孩子”学苑,上面很明确了,其隶属于《现代家庭》杂志社。有没有觉着杂志社的戏路很宽,搞文字的还做起了早教机构?别急,《现代家庭》的全资股东是上海市妇联。

2017年六一节前夕,上海揭晓了“公共托育服务”第一批试点项目,携程的这家托幼所也在其中,谁能想到,顶着如此光环的项目在一年多的光景里,居然曝出这么大的丑闻。全部事件中,携程有问题吗?肯定有,起码监管缺失,否则也不会出现事发后才派驻公司气力介入托幼所的管理,但不能否认其初衷的善意。

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早教机构的专业性上,妇联之下的杂志社创办的早教机构,营业的资质肯定是有的,只是不知携程是否是自主选择?

对幼儿的教育需要业务精练的团队,孩子年龄越小越是如此,而“为了孩子”学苑的业务则证明,有了认证资质并不一定代表专业。对这些“老师”的招聘,是怎样通过的呢?妇联是不会把关的,杂志社是不专业的,总不能随便拉几个人就敢办早教机构,看着监控中,四个“老师”合伙无动于衷的样子,这家机构的所谓考核标准都是摆设吧!

“老师”合伙欺负孩子,家长以为把孩子送进了优良托儿所,谁知居然是狼窝。

讲真,在城市中带孩子绝对是一件巨耗费心神的事情,对工薪父母特别如此。哥的同事中几位新晋妈妈都为如何带娃犯愁,两口子都要上班,只有孩子的奶奶姥姥辈来帮忙,房子足够大的人家还好,在外地还租房的3口之家,再来一位老人,可能就要另行租个大点的房子。

实在不想麻烦老人,一咬牙两口子中一人下岗专门照顾孩子,不管对几线城市的人来说,这都意味家庭收入会少一大截,生活本钱增大很多。就算不差这点钱,送孩子去托儿所,孩子放学了你还没下班,请他人代为照顾除一笔不小的开销,还要来回折腾人。

所以,大型企业自己设立针对职工的托幼机构,是非常有益的尝试,真不希望这样的好事情被一家有资质没实力的机构抹黑弄砸。

最后,哥想说,涉事的老师虽然已被开除,但只是开除就能解决吗?层出不穷的幼儿园虐待孩子,如果只归咎于教育机构把关不严老师素质太低,明显不是问题所在。涉事人被批评两句就能拍屁股走人即可,被打的小孩子要是说话溜,早就开骂了。

希爱力效果怎么样万艾可的效果又怎么样

服用伟哥万艾可的阳痿患者感言

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

猜你喜欢